首页| 军事| 旅游| 教育| 科技| 财经| 健康养生| 时事| 文化| 国际| 汽车| 社会| 综合| 体育| 娱乐|

从南海出发,遥远的太空没有终点!南方 探访海上航天城文昌

2019-11-21 15:54:21 

这里的一切都是新的。中国最年轻的省份,中国最新的航天发射场,中国最新的运载火箭。这里将承载着中国太空遨游太空的伟大梦想。这是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的文昌航天发射场,坐标为北纬19° 39 ' 12 ",是一个具有独特优势的低纬度发射场。

2009年9月,经国务院和中央军委批准,文昌航天发射场开始建设。五年后,中国第一个海边发射场建成,这也是中国唯一的低纬度发射场。

近年来,文昌已为世人所熟知。长征五号和长征七号火箭在文昌起飞,利剑指向天空。文昌航天发射场崛起的背后,是一代太空人“做惊天动地的事,不为人知”的坚定信念。他们来自世界各地,在星空中做梦。

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南方日报记者来到海南参观文昌航天发射场,阅读这座全新航天城市背后的故事。

第一眼

滨海市的壮志凌云

"这是海边的发射场,也是未来的发射场."

从海口向东,文昌航天发射场的两座塔楼耸立在海与天之间。

烈日下,中国文昌航天发射场文昌站副站长、长征7号第一次飞行和天祝1号发射任务01的指挥官王光义仍在发射塔下巡逻。他是一个航空航天老人。他的职业生涯始于西昌卫星发射中心。2011年,他跟随第一批创业团队来到文昌,开始了新的旅程。

当他们第一次到达文昌时,王光义和他的同事们仍然面对着树海的一片椰林。没有现成的房子,太空人住在临时板房里。五年后,年轻人晒黑了,但文昌走出蓝图,站在南海岸边。

“如果中国航天工业要持续发展,就必须有一个可靠的发射场作为支撑。”广东梅州院士何志斌回忆说,早在1958年,“两弹一星”的伟大学者任新民就说过,如果使用同步轨道的通信卫星,海南将是最佳选择。在低纬度发射地球同步轨道的卫星“有效载荷高,使用寿命长”

2007年8月,为了适应中国航天工业可持续发展的需要,党中央、国务院做出了在海南文昌建设新一代发射场的重大战略决策。

发射塔目前的位置只是一个大坑。然而,随着文昌人民一次又一次的“大会战”、“突袭战”和“硬仗”,文昌的道路逐渐平整,发射塔架也从设计图变成了叮当作响的铁架。

2014年11月,经过六年的艰苦奋斗,这片贫瘠的土地逐渐变成了国际一流的航天发射场。

如今,文昌航天发射场已经建成并运行了五年。它成功发射了新一代运载火箭,如长征五号和长征七号。文昌航天发射场是中国四大卫星发射场中唯一的低纬度发射场,承担着地球同步轨道卫星、高质量极地轨道卫星和深空探测器等重要发射任务。

企业家精神

新环境,新挑战

对游客来说,这是一个小小的太空小镇,海风迎面吹来,仍然有点令人愉快。然而,对于太空旅行者来说,咸湿的海风令人头痛。

当我第一次来到文昌时,我的第一课是熟悉文昌的“三高三强”——高温、高湿、高盐度的自然环境。在刚刚到达的年轻宇航员感受到海风迎面吹来之前,他们必须致力于思考和行动,如何确保发射场的设施和火箭在这种高度腐蚀的环境中的“健康”。

“更别说火箭内部的各种精密仪器了。除了机箱之外,我的个人电脑在六年内已经更换了。”王光义司令哀叹说,所有人面临的困难比想象的更紧迫。极端的环境是对户外设备如塔的巨大挑战。白天,高温导致盐分被吸附在金属装置上。晚上,温度下降,空气中的盐沉淀并附着在金属上。随着时间的推移,设备的含盐量越来越高。王光义曾经试图用手加入金属上的水滴。他被盐度吓了一跳。"这种盐度带来的腐蚀问题是不可想象的!"为此,在现场临时成立了一个“清洗和刷洗”小组,负责室外设备的防盐雾腐蚀。

除日常挑战外,文昌还面临强台风、强降水和强雷电环境,这对发射场构成了巨大挑战。文昌一年有100多天的雷暴。为了应对这次太空发射的巨大风险,四个105米高的防雷塔矗立在四个角落。

2014年7月,41岁的超强台风“拉马森”以最大风力18级登陆文昌。发射场面临着“大考验”。虽然已经做了充分的准备,主要设施和设备没有受到影响,但在如此强烈的台风之后,该地区第一次仍然一片混乱。台风过后,该站迅速投入灾后重建,以尽快恢复正常秩序。仅在现场就有91根损坏的护栏,长1218米。只花了3天时间就完全修好了。

"太空人的性格经常在最困难的环境中得到锻炼."现场技术人员范玉坤看着塔架说道。

遗产

西昌太空人文昌之旅

文昌的大部分宇航员来自西昌。他们从西昌山脉来到海边和天空。当他们第一次看到文昌时,没有人不被它美丽的海岸风光所打动。

进入文昌发射场后,人们可以很容易地看到两个高达近100米的火箭垂直装配和试验工厂。这是长征七号和五号发射前的港口。在工厂大楼前,两排铁轨缓缓展开,穿过椰子树森林,穿过两座火箭发射塔。

晴朗的天空下,工厂大楼就像一座巨大的大厦,矗立在工厂的中心。当任务来临时,火箭发射时,厂房前81米高的巨大大门缓缓打开。火箭垂直地站在活动平台上,沿着轨道向前移动,直到到达发射塔。

新的发射场、新的火箭、新的模型和新的团队都面临着新的问题。

2014年,当长征7号首次发射时,01岁的指挥官王光义面临着他十多年工作中从未遇到过的麻烦。他测试了火箭一个月,准备转移到发射区。过渡前夕,王光义突然发现近三米的管道不见了。后来,他迅速与西昌协调,调动了几千英里外的管道,确保任务顺利完成。

长征七号火箭演习期间,当液氧填充完成,火箭推进剂准备回流时,突然发生了以前发射经验中未曾遇到的情况。当火箭上的所有管道都断开时,大量的液态氧仍然存在。"如果不立即处理,火箭就受不了了!"后来,王光义和他的同事们决定用塑料布封住现场的封闭空间,隔离空气与对接面的接触,成功化解危机。

这些危机不仅考验航天飞机的现场反应,也是一场身体和精神的耐力竞赛。长征五号火箭充氧后,遇到了大火箭高空压差的巨大问题。氧气罐在顶部,氢气罐在底部,高度差为20米。压力如此之大,人们无法想象。如何解决这个难题?研究人员彻夜未眠,从晚上9: 00到第二天早上5: 00,他们最终决定了卸载计划。此后,它连续工作了近40个小时,首先释放液态氢,然后释放液氧,创造了世界空间奇迹。

卫星发射是一项系统工程,这意味着每个人都必须在关键时刻加满。负责火箭系统的宋扬是火箭动力系统的老手。然而,他在文昌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长征五号火箭第一次飞行时,发动机遇到冷却问题,不能满足点火和起飞的要求。

发射迫在眉睫,任务必须完成。几个宋扬人立即返回发射区,站在已经处于即将发射状态的火箭下面,手动调整关键阀门。晚上,发射区一片寂静。宋扬仍然记得他的心跳和火箭发出的嗡嗡声,但是他越紧张,就越不容易惊慌和握手。最后,几个人成功地完成了减压任务。最后,在下午7点28分,问题成功解决,发射准备工作继续进行。

令人眼花缭乱的是,宋扬也从年轻小伙子,到现在已经成为父亲。他把孩子命名为“等待”,因为他无法回到妻子身边,因为他的妻子正在等待分娩。他总是希望“爸爸完成任务后,孩子会再出来看你。”然而,最终宋扬错过了他儿子的出生。

"中国太空飞行的舞台将和火箭的运载能力一样大."今天,宋扬仍然用这个短语来寻找问题并创造性地解决它们。宋扬和他的同事们从未为此停下来。

晚上,文昌的海风依然强劲,但过去的成就和努力与过去一样。发射场里每个年轻人的脸上都挂着淡淡的幸福。他们对下一次任务的期望是他们的共同表达。

离发射场30多公里,爬山之后,我们终于到达了被称为“海与天中最好”的铜鼓岭TT&C站。火箭从文昌发射场升空后,铜鼓岭测控区是第一个可以进行测控的单位,也是全国第一个接收测控警棍的测控区。光学、雷达、遥测和安全控制设备用于实时监控火箭的飞行状态。

“事实上,航天工业就像接力赛。当接力棒交给你时,你不会输。”童家岭的年轻人是这么说的。面对长期的海上监控,他们选择了坚守阵地,默默奉献。他们一年到头都和大海和星星在一起。面对无聊和孤独,这群年轻人只是回答,仰望星空,不再孤独。

代表团

面向大海,走向外太空

为什么是文昌?

对于中国航天工业来说,文昌航天发射场带来了更多的可能性。王光义表示,文昌纬度低,与内陆地区相比,可以提高8%-12%的承载能力。

文昌滨海,青兰港码头为依托。正因为如此,文昌有可能发射像长征五号这样的大型火箭。大型火箭的运输,曾经由于内陆运输而不可能,现在完全由海上运输解决了。火箭从天津出来后,一路海运到青澜港,最后运到发射场。

在发射现场,河南出生的特种卡车司机余金伟在仓库内打磨了近3米高的装备卡车。谈到他的调动任务,他非常严肃和自豪。每次他离开任务时,他都开着他的头车,拉着一辆30多米长的滑板车,把“肥火箭”从青兰港带到发射场。

海边的发射也促进了火箭碎片的坠落。过去,火箭发射通常需要在无人地带落下碎片,而海洋完美地解决了这个问题。

在此之前,中国已经在酒泉、太原和西昌建立了三个内陆发射场。2016年6月25日,中国第四个也是唯一一个低纬度发射场——海南文昌航天发射场开幕。长征七号运载火箭的第一次发射是完全成功的。

长征七号运载火箭是中国载人航天工程为发射货运飞船而新开发的新一代中型运载火箭。

2016年11月3日,长征5号在文昌首次成功发射。

随着天宫二号“回家”,中国载人航天工程的第二步“三步走”,空间实验室阶段已经成功完成。“三步走”是最后一步:建设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空间站,解决大规模、长期载人航天应用问题。

中国空间站的每个模块也将从文昌出发,前往太空。根据计划,将于2022年左右建成的空间站将是中国国家空间实验室,将在轨道上长期稳定运行,并将全面提高中国载人航天的综合应用效率。未来,嫦娥五号也将在文昌发射。

中国将正式进入“空间站时代”。文昌航天发射场承担着中国深空探测的任务。像未来火星探索这样的重大任务都将从这里开始。

文昌航天发射场所在的龙楼镇现在已经形成了一个小的航天城市。游客们来到镇上的石头公园,面对着对面的发射场。从远处看,两座塔矗立在天地之间,指向遥远的空间。

记者笔记

看看大海,看看星星,看看热辣的人

——进入文昌航天发射场须知

文昌的风很热。

当我第一次来到文昌的时候,作为一个已经在广州生活了很多年的北方人,我第一次来到广州的时候有一种错觉——热风和汗水。

在文昌航天发射场接受采访之前,我对这个海上发射场、海空一线、一个全新的发射场和一个大型火箭发射场有着美好的期待。

但是很难想象这里的环境比电影中美丽的风景要困难得多。一天面试结束时,我不知道自己流了多少汗。甚至握着相机也会释放出大量的盐分和白色痕迹。

天气更加复杂多变,雷暴和台风较为常见,海滨高盐高湿的环境令内地人难以忍受。

发射场所在的文昌龙楼镇是一个海滨小镇。事实上,这比安静更孤独。一个人,面对孤独和陌生,如何保持自己的特长,一丝不苟,坚持多年,确保每项任务顺利完成,对每个在文昌工作的人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在太空人口中,有句老话说太空系统是一个0和1的项目。1代表成功,0代表失败。为了这10,000名宇航员,他们日夜工作,坚持不懈。每个人都不能粗心大意,一刻也不敢放松。

如果你一夜之间做不到,那就熬夜。一天不能解决的问题明天会再来。文昌人说得最多的是解决问题。这里没有大师在工作。没有人告诉你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你必须一个接一个地咀嚼它。

当有发射任务时,通常会忙上几十个小时。当我真的很累的时候,我找到了一个阴凉的地方,用塑料布和衣服盖住它,躺了几个小时,然后和时间赛跑。

这些年来,看到长征五号,长征七号起飞,看到嫦娥奔月,北斗联网。在航天工业的每一项伟大成就背后,都有像我们这样的年轻人,他们多年来一直坚守岗位,一丝不苟、兢兢业业地完成工作。

伟大的事业来自伟大的梦想。在采访中,我们遇到的所有太空人都是有远大理想和家庭与国家之心的真正的人。他们去祖国的南部创业。他们的冲动和理想令人钦佩。他们选择离开家乡。牺牲和坚持让人们深受感动。

采访结束后,我问了许多被采访者,他们如何才能抵御海风和孤独。他们给了我一个令人惊讶的一致答案,当你感到孤独时,看看星星。

当我们走进文昌航天发射场,仰望巨大的发射塔时,我们感觉距离很小很远。然而,在发射场一次又一次地与年轻人会面之后,我终于明白了每个小个体是如何热情地参与到这个伟大的历史中来的。

面对未来,发射场的年轻人从来没有感觉到离我们有多远,每个人的眼里都充满了决心和期待。他们经常谈论他们的目标和任务。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是他们晚饭后最喜欢的话题。中国航天工业的发展对每个人都有真正的意义。

[规划]姚颜勇、陈峰、赵晓娜

[统筹]王腾、徐勉、张智超

[记者]许王冕世坤实习生何张国胜陈辰路于波

[记者]范丽

[摄影]约翰尼

[编辑]何志浩、王陶俊

[作家]徐勉;约翰尼;何志浩;王世坤;王陶俊

[消息来源]南方新闻传媒集团南方客户南方No。~业主不。~每日新闻所有者不。~技术可见性

快乐8 重庆快乐十分 澳门英皇

© Copyright 2018-2019 jariextrusion.com 钱潮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